题目链接

传送门bzoj
传送门luogu

写在前面

这两个题的题面还是很有讲究的
首先如果你是死宅 或者你既喜欢<美好的每一天——不连续的存在>又喜欢<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这样的话请你忽略本节内容直接向下进行
我先放的是<美好的每一天——不连续的存在>这一版 也就是炸脖龙这个题的题面 然后放的是<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这个版本的题面
喜欢这两个之一的同学们自由选择
至于你不是死宅嘛
直接跳到题解那部分就行了 那里我会放一句话题意

bzoj 5394题面

'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
All mimsy were the borogoves,
And the mome raths outgrabe.
"Beware the Jabberwock, my son!
The jaws that bite, the claws that catch!
Beware the Jubjub bird, and shun
The frumious Bandersnatch!"
He took his vorpal sword in hand:
Long time the manxome foe he sought --
So rested he by the Tumtum tree,
And stood awhile in thought
And as in uffish thought he stood,
The Jabberwock, with eyes of flame,
Came whiffling through the tulgey wood,
And burbled as it came!
One, two! One, two! and through and through
The vorpal blade went snicker-snack!
He left it dead, and with its head
He went galumphing back.
"And hast thou slain the Jabberwock?
Come to my arms, my beamish boy!
O frabjous day! Callooh! Callay!"
He chortled in his joy.
'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
All mimsy were the borogoves,
And the mome raths outgrabe.
----"Jabberwocky"
(下面是中文翻译)
备餐时光,软泞蜥獾
草地中钻孔,日晷下打转
波若歌鹦苟延残喘,迷途绿龟嚎哮迷茫
“当心炸脖龙,我的孩子!
那锋爪利颚,能挠钩撕咬!
注意秋布秋布鸟,你需回避,
那暴躁冒烟恶怪大毛怪!”
手持宝剑鸣真理之语:寻觅强敌豪壮永不息——于噹噹树下稍事休憩,伫立良久,深陷思绪。
当思绪纷乱杂绪之际,炸脖龙双目如烔炬,从阴暗密林奔跃闯出,一路悲鸣低吟时啭啼!
一,二!一,二!一刺再刺,真理之语将敌斩成糜!
取其首级,置之死地,
伴随胜利,驰马归疾。
“真当是你把怪龙斩于马下?
奋勇吾儿!
来我怀里!奔走相告!衣锦还乡!
父喜不自禁窃鸣得意
波若歌鹦苟延残喘,
迷途绿龟嚎哮迷茫,
备餐时光,软泞蜥獾
草地中钻孔,日晷下打转
波若歌鹦苟延残喘,
迷途绿龟嚎哮迷茫”
——《炸脖龙之诗》

我喊了出来...却不成人话
只能,像在水中一边融化一边下沉的方糖一样...
失去自己的轮廓...一直沉向最低处
想要爬上去的自我
维持自己是自己的连续体...
溶解的渐渐七零八落的意识...
失去了用来挣扎的双手
失去了用来挣扎的双臂
向下,
向下,
一直沉下去
向着意识的底层
沉陷下去的自我...
逐渐消失的世界...
我看到了世界
失落的...世界...



一个婴儿出生了
谁的?
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
但确实有一个婴儿出生了
嗯...那个婴儿在哭...
呜嘎,呜嘎,地哭着...
听到这个哭声大家都笑了
大家都在为婴儿祝福
母亲也是...
父亲也是...
并且其他人也是...
为那个婴儿的出生...
衷心祝福
世界充满着生命的祝福
但是
但不是这样的
在那里

我一个人在那里恐惧着
非常恐惧...
要说为什么的话...
因为那是在对世界进行诅咒
没错...
他在诅咒着那个世界,那个刚出生的婴儿
诅咒着自己的出生

我当场全身僵硬
在大家的笑容之中
在祝福之中
独自一人...
我啊...
我摇摇晃晃地...
接近那个婴儿
然后想要让那个婴儿停止哭泣
我想着必须要那样做才行
为什么呢?
我自己也不明白...
那是
那是,自从出生以来
就悲惨地活到今天的我能做到的
我能做到的
唯一的
唯一的赎罪啊。

让我在这里了结了你吧…间宫卓司
这里是终之空的下面吧…这不刚好吗
跟我们的终结很相称不是吗…
这里,是只对你而言的,终结的天空…
这里就是终焉之地…

"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跟过来了…

预定…调和吗…
原来如此…看来不管怎样对于你来说…我都已经毫无任何价值了对吧…
竟然被这家伙打倒了…真是没办法呐…
这也是现实吗…
那就接受吧…

不知为何,我好像看到了在夜空中挺立的向日葵…
只有一瞬间…
那株向日葵…
好像在某个地方…
向日葵…
跟羽咲一起…
是啊…
我是哥哥啊…
要是…能再多当当她的哥哥就好了……

咦……
刚才的…
那个是…那片风景…
是吗…那片风景…
我也是知道的啊…
在坡道途中的向日葵…
蔚蓝的天空和向日葵。
飘浮着大大的云朵…
羽咲戴着大大的帽子…
然后跟我走在一起…
走着走着…
为了…
两人一起…
爬上那个坡道…
因为…那个坡道的前面有很漂亮的景色…
您正在打galgame,然后您觉得这个gal不知所云,于是您弃坑了,开始写数据结构题:
给一个长为n的序列,m次操作,每次操作:

luogu3934题面

奈芙莲·卢可·印萨尼亚(Nephren-Ruq-Insania)

同为妖精仓库的成体妖精兵,天赋不如珂朵莉一般,只是一个平凡的妖精.
睡觉时如同毯子一般在威廉身上为其保暖。习惯于粘着威廉,在梦境中与艾尔梅莉亚交谈时,自称就像是威廉的宠物一样。

本题题面中含有大量的剧透,建议做题之前将这部番剧看完(
题目描述
她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黄金妖精。
在援救打捞队的作战中,他们不幸与(几乎是所有的)第六兽相遇了。
此时的珂朵莉因为接触到星神艾露可本体,正处于昏迷之中。而威廉也无法离开珂朵莉。

默默守护在房间外的她,提起圣剑,走向了战场。

作为本身天赋只是一般的妖精少女,她难以对抗无数倍于自己的六号兽。
没有多久,她开始体力不支。
终于,在源源不断的六号兽面前,她难以抵挡了……

终于,由于魔力过度激发,她已经处在了魔力失控的边缘……
”威廉,拯救,是我们黄金妖精的使命。“
”况且,威廉之前已经救过我们了。“
”所以,已经没有问题了。“

威廉想要救下奈芙莲,但是他自己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冥冥之中他想起了曾经学习过的一种魔法。在这最后一刻,或许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
这种魔法操作的对象是一个咒语组成的序列,每一个单独的咒语拥有自己的法力值。
威廉需要不断地按照之前的记忆,对某一段区间的法力值加上一个数,或者求出某一段区间的法咒共鸣。
法咒共鸣具体而言是这么计算的:

请注意每次的模数不同。
时间不够了,威廉自己无力计算这么复杂的魔法。但是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能否拯救奈芙莲,就靠您了。



题解

一句话题意

前置技能:上帝与集合的正确用法
详情在本博客内搜索就好
原理都是一样的 我们用拓展欧拉定理降幂
拓展欧拉定理:
$a^x \equiv a^{x\ \phi(p)+x>\phi(p)?\phi(p):0(mod \ p)}$
这样的话发现降不了几次就变成$1$了
至于后面那个是不是需要加上那个欧拉函数嘛
我们可以在快速幂的时候记录一下是不是取了模来判断
没错很有道理
我们用一个树状数组来记录修改
然后查询的时候先暴力降幂然后直接查询就好了

代码